欢迎访问javav日本

 

线路一
 
线路二
 
 
线路三
 
 
线路四

 

 

时收回解除婚约的要求,不过,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约定!”“什么约定?”萧炎皱眉问道。“今日的要求,我可以延迟三年,三年之后,你来云岚宗向我挑战,如果输了,我便当众将婚约解除,而到那时候,想必你也进行了家族的成年仪式,所以,就算是输了,也不会让萧叔叔脸面太过难堪,你可敢接?”纳兰嫣然淡淡的道。“呵呵,到时候若是输了,的确不会再如何损耗父亲的名声,可我,或许这辈子都得背负耻辱的失败之名了吧,这女人…还真狠呐!”心头悲愤一笑,萧炎的面庞,满是讥讽。“纳兰小姐,你又不是不清楚炎儿的状况,你让他拿什么和你挑战?如此这般侮辱与他,有意思么?”萧战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,怒然而起。“萧叔叔,悔婚这种事,总需要有人去承担责任,若不是为了保全您的面子,凝重的暗暗道。“萧炎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举动让你如此愤怒,不过,你…还是解除婚约吧!”轻轻的吐了一口气,纳兰嫣然从先前的惊吓中平复下了心情,小脸微沉的道。“请记住,此次我前来萧家,是我的老师,云岚宗宗主,亲自首肯的!”抿着小嘴,纳兰嫣然微偏着头,有些无奈的道:“你可以把这当做是胁迫,不过,你也应该清楚,现实就是这样,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公平,虽然并不想表达什么,可你也清楚你与我之间的差距,我们…”“基本没什么希望…”听着少女宛如神灵般的审判,萧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:“纳兰小姐…你应该知道,在斗气大陆,女方悔婚会让对方有多难堪,呵呵,我脸皮厚,倒是没什么,可我的父亲!他是一族之长,今日若是真答应了你的要求,他日后在如何掌管萧家?还如何在乌坦城立足?”望着脸庞充斥着暴怒的少年,纳兰嫣然眉头轻皱,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忽然间似乎衰老了许多的萧战,心头也是略微有些歉然,轻咬了咬樱唇,沉吟了片刻,灵动的眼珠微微转了转,忽然轻声道:“今日的事,的确是嫣然有些莽撞了,今天,我可以暂年,豁然的拔出长剑,目光阴冷的直指萧炎。“我…真的很想把你宰了!”牙齿在颤抖间,泄露出杀意凛然的字句,萧炎拳头紧握,漆黑的眼睛燃烧着暴怒的火焰。“炎儿,不可无理!”首位之上,萧战也是被萧炎的举动吓了一跳,连忙喝道,现在的萧家,可得罪不起云岚宗啊。拳头狠狠的握拢起来,萧炎微微垂首,片刻之后,又轻轻的抬了起来,只不过,先前的那股狰狞恐怖,却是已经化为了平静…三年中,虽然受尽了歧视与嘲讽,不过却也因此,锻造出了萧炎那远超常人的隐忍。面前的纳兰嫣然,是云岚宗的宠儿,如果自己现在真对她做了什么事,恐怕会给父亲带来数不尽的麻烦,所以,他只得忍!望着面前几乎是骤然间收敛了内心情绪的少年,葛叶以及纳兰嫣然心中忽然的有些感到发寒…“这小子,日后若一直是废物,倒也罢了,如果真让他拥有了力量,绝对是个危险人物…”葛叶在心中,萧炎隐藏在心中那仅剩的尊严之上。“啊…”被少年狰狞模样吓了一跳,少女急忙后退一步,一旁的那位英俊青“三位长老,如果今天他们悔婚的对象是你们的儿子或者孙子,你们还会这么说么?”萧炎缓缓站起身子,嘴角噙着嘲讽,笑问道,三位长老对他的不屑是显而易见,所以他也不必在他们面前装怂。“你…”闻言,三位长老一滞,脾气暴躁的三长老,更是眼睛一瞪,斗气缓缓附体。“三位长老,萧炎哥哥说得并没有错,这事,他是当事人,你们还是不要跟着参合吧。”少女轻灵的嗓音,在厅中淡然的响起。听着少女的轻声,三位长老的气焰顿时消了下来,无奈的对视了一眼,旋即点了点头。望着萎靡的三位长老,萧炎回转过头,深深的凝视了一眼笑吟吟的萧薰儿,你这妮子,究竟是什么身份?怎么让得三位长老如此忌惮…压下心中的疑问,萧炎大步行上,先是对着萧战恭敬的行了一礼,然后转过身面对着纳兰嫣然,深吐了一口气,平静的出言问道:“纳兰小姐,我想请问一下,今日悔婚之事,纳兰老爷子,可曾答应?”先前瞧得萧炎忽然出身阻拦,纳兰嫣然心头便是略微有些不快,现在听得他的询问,秀眉更是微微一皱,这人,初时看来倒也不错,怎么却也是个死缠烂打的讨厌人,难道他不知道两人间的差距吗?心中责备萧炎的她,却是未曾想过,她这当众的悔婚之举,让得萧炎以及他的父亲,陷入了何种尴尬与愤怒的处境。站起身来,凝视着身前这本该成为自己丈夫的少年,纳兰嫣然语气平淡娇柔:“爷爷不曾答应,不过这是我的事,与他也没关系。”“既然老爷子未曾开口,那么还望包涵,我父亲也不会答应你这要求,当初的婚事,是两家老爷子亲自开口,现在他们没有开口解除,那么这婚事,便没人敢解,否则,那便是亵渎死去的长辈!我想,我们族中,应该没人会干出这种忤逆的事吧?”萧炎微微偏过头,冷笑着盯着三位长老。被萧炎这么大顶帽子压过来,三位长老顿时不吭气了,在森严的家族真,这种罪名,可是足以让得他们失去长老的位置。“你…”被萧炎一阵抢白,纳兰嫣然一怔,却是寻不出反驳之语,当下气得小脸有些铁青,重重的跺了跺脚,吸了一口气,常年被惯出来的大小姐脾气也是激了出来,有些厌恶的盯着面前的少年,心中烦躁的她,更是直接把话挑明:“你究竟想怎样才肯解除婚约?嫌赔偿少?好,我可以让老师再给你三枚聚气散,另外,如果你愿意,我还可以让你进入云岚宗修习高深斗气功法,这样,够了吗?”听着少女嘴中一句句蹦出来的诱人条件,三位长老顿时感觉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,大厅中的少年们,更是咕噜的咽了一口唾沫,进入云岚宗修习?天呐,那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啊…在说完这些条件之后,纳兰嫣然微扬着雪白的下巴,宛如公主般骄傲的等待着萧炎的回答,在她的认知中,这种条件,足以让任何少年疯狂…与纳兰嫣然所期待的有些不同,在她话出之后,面前的少年,身体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,缓缓的抬起头来,那张清秀的稚嫩小脸,现在却是狰狞得有些可怖…虽然三年中一直遭受着嘲讽,不过在萧炎的心中,却是有着属于他的底线,纳兰嫣然这番高高在上,犹如施舍般的举动,正好狠狠的踏在着三位长老失态的模样,葛叶心头忍不住的有些得意,微笑道。“此药竟然还是出自丹王古河之手?”闻言,三位长老耸然动容。丹王古河,在加玛帝国中影响力极其庞大,一手炼药之术,神奇莫测,无数强者想对其巴结逢迎,都是无路可寻。古河不仅炼药术神奇,而且本身实力,早已晋入斗王之阶,名列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。如此一位人物,从他手中传出来的聚气散,恐怕其价值,将会翻上好几倍。三位长老喜笑颜开的望着玉匣子中的聚气散,如果家族有了这枚聚气散,恐怕就又能创造一名少年斗者了。就在三位长老在心中寻思着如何给自己孙子把丹药弄到手之时,少年那压抑着怒气的淡淡声音,却是在大厅中突兀响了起来。“葛叶老先生,你还是把丹药收回去吧,今日之事,我们或许不会答应!”大厅噶然一静,所有目光都是豁然转移到了角落中那扬起清秀脸庞的萧炎身上。“萧炎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?给我闭嘴!”脸色一沉,一位长老怒喝道。“萧炎,退下去吧,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,不过这里我们自会做主!”另外一位年龄偏大的老者,也是淡淡的道。一笑,萧炎落寞的转身,安静的回到了队伍的最后一排,孤单的身影,与周围的世界,有些格格不入。“下一个,萧媚!”大厅之中,听着三位长老的惊声,厅内的少年少女们,眼睛猛的瞪大了起来,一双双炽热的目光,死死的盯在葛叶手中的玉匣子。坐在父亲身旁的萧媚,粉嫩娇舌轻轻的添了添红唇,盯着玉匣子的眸子眨也不眨…“呵呵,这是本宗名誉长老古河大人亲自所炼,想必各位也听过他老人家的名讳吧?”望或许是因为三年前他们曾经在自己面前露出过最谦卑的笑容,所以,如今想要讨还回去吧…”苦涩的“斗之力,三段!”望着测验魔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,少年面无表情,唇角有着一抹自嘲,紧握的手掌,因为大力,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,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…“萧炎,斗之力,三段!级别:低级!”测验魔石碑之旁,一位中年男子,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,语气漠然的将之公布了出来…中年男子话刚刚脱口,便是不出意外的在人头汹涌的广场上带起了一阵嘲讽的骚动。“三段?嘿嘿,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个“天才”这一年又是在原地踏步!”“哎,这废物真是把家族的脸都给丢光了。”“要不是族长是他的父亲,这种废物,早就被驱赶出家族,任其自生自灭了,哪还有机会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。”“唉,昔年那名闻乌坦城的天才少年,如今怎么落魄成这般模样了啊?”“谁知道呢,或许做了什么亏心事,惹得神灵降怒了吧…”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,落在那如木桩待在原地的少年耳中,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脏一般,让得少年呼吸微微急促。少年缓缓抬起头来,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,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,少年嘴角的自嘲,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。“这些人,都如此刻薄势力吗?时收回解除婚约的要求,不过,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约定!”“什么约定?”萧炎皱眉问道。“今日的要求,我可以延迟三年,三年之后,你来云岚宗向我挑战,如果输了,我便当众将婚约解除,而到那时候,想必你也进行了家族的成年仪式,所以,就算是输了,也不会让萧叔叔脸面太过难堪,你可敢接?”纳兰嫣然淡淡的道。“呵呵,到时候若是输了,的确不会再如何损耗父亲的名声,可我,或许这辈子都得背负耻辱的失败之名了吧,这女人…还真狠呐!”心头悲愤一笑,萧炎的面庞,满是讥讽。“纳兰小姐,你又不是不清楚炎儿的状况,你让他拿什么和你挑战?如此这般侮辱与他,有意思么?”萧战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,怒然而起。“萧叔叔,悔婚这种事,总需要有人去承担责任,若不是为了保全您的面子,0

 

Copyright·2011-2016 javav日本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javav日本 

友情链接: www8swod 美国人兽在线 免费看片啪啪啪影院 日日撸撸撸看日日撸四月天日日撸撸撸射 三级电影成人电影 轻吻也飘然在线国产